在罗马尼亚孔子学院教汉语有感:学生从8岁到40多岁

盛新月 文/图

日前,罗马尼亚阿拉德孔子讲堂的学生们迎来了一场画彩蛋活动,学生和家长展示他们所绘的彩蛋作品。

上一年9月,作为汉语教师自愿者,我来到了浙江科技学院和罗马尼亚克鲁日巴比什-波雅依大学合建的孔子学院,该院在罗马尼亚6个城市开设了汉语教学点,曾获评全球“先进孔子学院”。

初到罗马尼亚,我就有幸赶上一件大事——“孔子学院日”。当天,孔院老师们扮演了歌舞、民族乐器、书法、茶艺、功夫等,活动现场掌声阵阵,吸引了众多罗马尼亚市民停步观看。

上一年9月30日,我被派往孔院下设的阿拉德孔子讲堂,教授一所大学及两所中学汉语HSK1-HSK4(HSK即汉语水平考试)10个汉语爱好班的课程。在我的班级里,学生的年纪跨度很大,从8岁至40多岁:有单纯活泼的小学生,有害羞需要鼓励的中学生,有来自管帐学、食物工程专业的大学生,还有医师、摄影师、工程师、大学教授、幼儿园老师等,各行各业的人们齐聚一堂,他们是同学,同样成了忘年之交,相互协助、一同前进并分享快乐。

还记得第一节课我向HSK1级班的学生做自我介绍,给学生说明我的中文名字的意义、汉语拼音和汉字的写法时,他们觉得很不可思议,每一个学生都刻不容缓地想取一个中文名。上课时,我发现大部分罗马尼亚学生比较腼腆,尤其是汉语零基础的学生第一次触摸汉语拼音时,十分仔细地抄写笔记,却因惧怕发音不行精确而羞于开口。尔后,我便格外留意对学生进行引导,让学生构成习惯,并融入简略的外交用语,让其慢慢学会用汉语表达简略的问候。

HSK1级班的学生在学完好本书后,可以知道150个生字词、完成简略的汉语外交,并能通过汉语水平1级考试。关于HSK1-HSK2级的学生,要想坚持学生学习汉语的积极性,光靠讲义常识是不行的,所以我会选择播放短小的视频《Hello China!》文化专题、《李子柒》系列视频等,让学生从另外一个视角去看中国。此外,上课前我会播放一首中文歌曲,因为大多学生是在完毕了一天的学习或工作后来上课,不免会有些疲倦,听歌既可以调动情绪,还可以缓解疲劳。

对HSK3-HSK4级的学生来说,遇到的最大难题是汉字书写,因HSK1-HSK2级考试无书写汉字的题目,学生没有对汉字书写给予相应的注重。而HSK3级的学生是第一次看无拼音的讲义,在课上,凡是遇见不会读或者模棱两可的字及形近字,我都会写在黑板上,并让学生记下来,鼓励他们在规则规模内造句并操练汉字书写。

除了汉语教学,我们还举行了形式多样的中国文化活动,例如“汉语桥”比赛、阿拉德春节联欢会、新春嘉年华之元宵节联欢会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