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光亮日报》头版报导我校以“西部红烛精力”育人

红烛,人们常用来比喻和赞颂教师的崇高品质。西部红烛,是陕西师范大学的写照。扎根西部、教书育人,据守担任、奉献祖国的“西部红烛精力”,诠释着陕西师大人的家国情怀。“建校70多年来,校园培育各类人才30余万名,其间约有10万论理学生默默奉献在西部基础教育第一线。用忠诚、奉献和担任淬炼而成的‘西部红烛精力’,融入每一位师生的血脉中,成为我们一同的价值寻求。”2月25日,《光亮日报》头版以“陕西师大:以‘西部红烛精力’锻铁成钢”为题,对我校师生发扬“西部红烛精力”,时刻不忘职责任务,散光发热,传递火种的奉献与担任进行了典型报导。

报导链接:

全文如下:

陕西师大:以“西部红烛精力”锻铁成钢

本报记者 张哲浩 杨永林

红烛,人们常用来比喻和赞颂教师的崇高品质。西部红烛,是陕西师范大学的写照。扎根西部、教书育人,据守担任、奉献祖国的“西部红烛精力”,诠释着陕西师大人的家国情怀。

“建校70多年来,校园培育各类人才30余万名,其间约有10万论理学生默默奉献在西部基础教育第一线。用忠诚、奉献和担任淬炼而成的‘西部红烛精力’,融入每一位师生的血脉中,成为我们一同的价值寻求。”陕西师范大校园长游旭群厚意地说。

“坐着讲课,是对学生的不尊重”

“我这一辈子,就是围绕文学做了读书、教书、写书3件事。”这是著名古典文学专家、文艺理论家霍松林晚年常说的一句话。从20世纪50时代起,霍松林在陕西师大执教了半个多世纪,先后培育20多名硕士和70余名博士。耄耋之年,霍松林被校园颁发“出色贡献奖”,他有感而发,写下“乐育英才浑忘老,秾桃艳李竞芬芳”的动听诗章。

教授章竹君,六十载如一日,站着为本科生上课,从没有迟到过。这位看起来硬朗、乐观的白叟,体内装着4个心脏支架,还患有严峻的痛风病。一次,章竹君痛风发作,每走一步都十分苦楚和吃力。但到了上课时间,在助教的搀扶下,他仍是一步步地站到了讲台上。学生们恳请老师坐着授课,章竹君却说:“坐着讲课,是对学生的不尊重。”他还说:“只需你在大学工作,只需你是教授,就有必要给本科生上基础课,因为这是校园里边最重要的教学工作。只需我还能上,我就要继续上下去,假如我在讲台上倒下了,那就是我最大的光荣。”

陕西师我们属区一间普通的书房里,堆满了线装书和资料。在这里,教授迟铎带领一支逾百人的团队,用28年时间编纂出《十三经辞典》。在一万多个日夜里,我们没有寒暑假、没有歇息日,一字一字地抠,一词一词地磨。2017年,合计15册、3000多万字的辞典终于完成,而一心投入编纂事业的迟铎已满头银丝。